NEWS CENTER

Analysis of the impact of U.S. debt on China's building materials industry.


Release time:

Sep 15,2011

Recently, the U.S. Treasury Department stated that as of May 16 this year, the U.S. federal government has reached the statutory public debt ceiling of $14.29 trillion. If Congress fails to raise the public debt ceiling by August 2, the U.S. will face the risk of debt default. After arduous negotiations on July 31, the two parties in the United States, the Democratic Party and the Republican Party, finally reached a consensus on raising the debt ceiling. According to the agreement, the U.S. debt ceiling will be raised by at least $2.1 trillion, and the government will reduce the deficit by more than $2 trillion in the next 10 years to deal with the U.S. debt crisis. On August 5, Standard & Poor's suddenly announced that it would make the United States "AAA"

  近日,美国财政部表示,到今年5月16日,美国联邦政府已达法定的14.29万亿美元公共债务上限,如果国会不能在8月2日前提高公共债务上限,美国将面临债务违约风险。 7月31日经过艰苦的谈判后,美国两党即民主党、共和党终于在提高债务上限方面取得共识。根据协议,美国债务上限将至少被提高2.1万亿美元,政府在未来10年内将削减赤字2万亿美元以上应对美债危机。 而在8月5日,标准普尔公司突然宣布,将美国“AAA”长期主权债务评级下调一级至“AA+”,评级前景展望为“负面”。标普在其评级报告中称,已经将美国长期主权信用评级展望定位负面。如果标普认为实际财政削减的力度不够、利率太高,或新的财政压力使政府总体债务负担轨迹高于标普设定的基准,标普可能会在未来2年内将美国长期主权信用评级进一步下调至“AA”。 据了解,自从穆迪投资服务公司从1917年首次给予美国“AAA”评级以来,今年是美国首次遭到降级,此次标普首次降低美国评级引发的连锁反应,立即在全球股市引起轩然大波,而8月8日全球股市更是一片黑暗,其股市更被行业人士戏称为“黑色星期一”。 而作为美国最大债权国的中国,其在此次困境中遭受的影响颇大,有人士这样表示,债务危机发生在美国,却痛在中国,而主要以出口为主的中国建材行业,在此次美债危机所受影响更大。 美债引起中海外投资减少 在美国遭标普降级之后,其“两房”债券紧接着也遭遇同样命运。据了解,中国持有的数千亿“两房”债券再一次走到了聚光灯下。 据美国财政部网站公布“海外购买和卖出美国国内和海外长期证券”月度数据显示,自今年1月起,中国净增持包括“两房”债券在内的美国政府“机构债券”共计125.19亿美元,但今年6月中国净减持“两房”类债券26.85亿美元。 据悉,“机构债券”包括“两房”债券和证券,但是还包括其他美国政府机构债,比如政府国民抵押协会等。 这似乎暗示,中国在连续加仓后,已经隐约“嗅”到了美国国债潜在风险。 事实上,8月8日公布半年报的房地美在向美国证监会提交的文件中就表示:“债务信用评级下调,会给我们流动性及其他业务带来不利影响。” 数据显示,6月当月,中国共买入美国政府机构债券17.27亿美元,卖出44.12亿美元,即净减持26.85亿美元。 据了解,截至6月末,海外投资者6月共计净减持美国国债168亿美元,其中官方减持额度仅17亿美元,其余的151亿美元均是海外私人投资者的抛售。 虽然,中国并没有大范围的抛售美债国债,但是从其6月的卖出美国债券可以看出,中国已意识到美债危机对于国内经济的影响,其也在做观望。 输入性通胀压力增大 由于美元是全球最主要贸易结算货币,美债危机引发的“新印钞运动”将导致美元继续贬值,进而推动以美元计价的大宗商品价格持续上涨,这对以进口大量原材料为主的中国来说,美债所引发的输入性通胀压力将加大。 据了解,中国是一个铁矿石资源极度缺乏的国家,而铁矿石作为钢铁行业不可或缺的原材料成为了我国首要将进口的建材行业原材料之一。据悉,从2003年开始,中国的铁矿石进口数量就超过了日本,成为世界上最大的铁矿石进口国。但也从此之后,铁矿石价格一路飙涨。而中国却在一次次吞下这原材料涨价带来的高成本苦果。 而近期的美债危机将给资本的流动性带来压力,同时由于美元贬值,导致大宗商品价格面临上涨压力。而作为最大债权国的中国,其持有的美国国债贬值的可能性很大,其资金损失量也将加大。 而且现在的市场因为恐慌,大宗商品价格跌得十分厉害,此后价格或将会上升,届时将对通胀产生巨大压力。 另外,有行业人士认为,美债危机会进一步加剧新兴经济体的通胀,因为标普下调美国主权信用评级后,美联储很可能会推出第三轮量化宽松货币政策购买国债以稳定长期利率。截时,中国的输入性通胀压力将增大。 中国水泥产品出口受影响 在美国出现国债危机时,有行业人士曾表示,美国经济回升乏力,未来几年中国进出口企业可能面临外需持续疲软、汇率升值、国际贸易摩擦不断增加的不利环境。另外,造成美债危机的重要原因是长期以来美国从政府到企业以至家庭的债务包袱过重,要改变这一情况,美国势必削减各项开支。对于全球最大的出口国中国而言,其出口贸易势必会受到严重的影响。 据了解,今年1-6月份,我国出口水泥及熟料560万吨,同比下降35.5%,出口金额3.1亿美元,同比下降14.9%。 众所周知,水泥业是一个短腿行业,其由于运输成本等原因通常都是在大本营范围内运行。但是近几年来随着国内水泥企业的不断发展,水泥产能不断加大,中国逐渐成为了全球水泥生产量最大的国家,但是其国内的水泥需求市场却不这么大。 据了解,中国的东部地区工业化建设已基本完善,今后今年中国将向中、西部地区发展。而中国的水泥行业正是认识到了西部大开发的重要性,蜂拥而至去西部建厂、投资,年初的新疆现象就是一个明显的先例,但是时至年中,在新疆投资建厂的企业到底又获得了多大的利益呢?到头来可能会出来几年前的“浙江现象”。从这些例子中可以分析,中国的水泥企业仅在国内发展是远远不行的,发展国际市场下一步水泥企业发展目标。 为保护本国经济,美国贸易保护主义或将有所抬头,通过增加税收、贸易壁垒等手段对中国出口产品进行干预,并对中国出口企业进行打压。 引发建材行业结构调整 在美国爆发国债危机时,对于中国的影响不仅表现在投资、出口、输入性膨胀上,还对中国的经济结构产生了重大影响。 据悉,前期美国总统奥巴马将美国经济的复兴之路完全押在振兴高科技产业这个“宝”上,但高科技产业的创新涌现是有周期性,前期正是需要加大投入,还看不到很大产出,而美国国会两党的持续性争斗已经严重损害了民间对未来的预期。 有行业曾这样认为,在未来的几个月,美国将主要依靠美国的民间投资来刺激美国经济。其客观地表示,美国不是欧洲,更不是希腊,美国经济的回旋余地很大,政策调整还有很大的空间,而中国作为美国最大的债权国,在美国经济做出调整时,其也将相应的做出调整。 据了解,在美国国会中,美国两党达成共识即提高国债上线,扩大出口,而中国在此次结构调整中可以多进口。另外,美国还将政府投资,带动国内生产,给国民提供更多的就业岗位,这就给中国的钢铁、水泥等过剩的建筑材料找到销路,其产能过剩立即将转化为产能不足,因此在美国扩大投资时,中国就该扩大出口,抓住此次美债危机发展。 当然,要使得美国真正走出危机,让中国的损失尽量减少,中美两国都要做出重大的经济结构调整,不能再走其老路。 而对于中国来而言,现在最主要的就是改变以前那种以出口创造GDP的经济模式,并尽量的争取在中期内实现贸易平衡,并改变人民币长期单边升值模式,减少热钱流入,实现资本账平衡。 而这些方式对于缓解美债危机或将只是治标不治本,想要更加深入的缓解美债危机可能就将促使中国进行更深刻的经济结构调整,这就是调整中国的经济引擎,更注重发展民营经济,更注重创造GNP。 据了解,今年6月30日,印尼工业部同安徽省国资委、海螺集团公司、香港昌兴集团等企业签署了水泥项目合作备忘录。 另外,海安民企江苏海建股份有限公司与哈萨克斯坦国米利阿拉达公司也于近日正式签约,即海建公司将投资1.45亿元在哈萨克斯坦国建造一条日产1500吨水泥的熟料生产线。 从中国水泥企业纷纷海外建厂可以看出,中国的企业不再是以国内为发展主战场,其认识到了国际发展形势,也受到了此次美债危机的影响,纷纷投资国外发展经济。 因此,以海螺水泥、中建材集团为首的中国水泥企业纷纷进军国际市场,另外,冀东集团也除进军国际市场外,还将出口水泥作为公司另一盈利渠道。 而近期,美国主权债务评级被下调将对中国经济,尤其是对出口、航运和大宗商品行业产生负面影响。 有业内人士预测,美国可能会要求中国进一步开放市场,对人民币升值继续施压。